欢迎访问:亚洲情色,狠狠干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乱世魅术

乱世魅术



虽是战火已起,燕京城中依旧是热闹不凡,萧启一身锦衣此时已经是脏乱不 堪,但他却是无心打理,即便此时与心中最是挂念的两个女子在一块儿,可依旧 是难以开怀。萧念在他身旁,本是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她此刻也是眉头紧锁,无 心逗乐。雁门关破。鬼方大军一路南下,所向披靡,雁门以南无险可守,郡县城 池或弃守或投降,是以自雁门向南,一路之上尽是流亡的百姓。萧启初时还能解 下包裹取些干粮接济一二,可直到蜂拥而来的难民将他的包裹扒了个干净,他才 渐渐明白,在这乱世之中,自己是多么的渺小,一想到雁门关之祸皆因自己一意 孤行北上所致,不由更加内疚。三人之中,唯有拓跋香萝稍显淡定,她早已不是 三年前的明媚少女,经历过亡国之恨的她面对着这数不尽的难民,心中却是有些 麻木起来,拓跋已逝,战力甚至还不如拓跋的中原还能支撑多久呢?每念至此, 香萝都觉得浑身颤抖,不由想起那些个受尽淫辱的岁月,眼泪便不自觉的在眼眶 中打起转来。 「哎,都是些孩子,却都要承受这般苦痛。」离他三人不远处,一驾掀起素 帘的马车之中,素月放下香茗,缓缓一叹。 「国运不昌,他们皆为皇族,自该承受得多一些,即便如此,相比起这一路 来的百姓,他们这点伤感又算得了什么。」琴桦放下车帘,稍稍往里面坐了点。 「怎么,真的不跟着他们一起?」素月笑道:「我看你对他挺上心的。」 「不了,这小子的修为一日千里,即便没了我也不会差多少,」琴桦顿了顿, 却是道出实情:「若是真算起来,我还是他小情人的杀父仇人,还是少见面的好。 再说,我可不想学那欧阳迟,在深宫之中当只老乌龟。」 「据说欧阳迟是为了救三妹而死的?」素月突然想起萧念曾经所言。

一提到「三妹」,琴桦便不由自主的怅然起来,琴枫已经消失三年了,到底 是生是死,即便是烟波楼里的神女们都是一无所知。 突然间,自北城街道突然传出一阵「噼里啪啦」的炮竹轰鸣,琴桦一时失了 兴致,索性掀开素帘朝着那热闹的人群看去,但见一匹高头大红马上正坐着一位 胸披艳红大花团的年轻公子,这年轻公子一身红袍,笑容可掬的正朝着沿路的百 姓拱手示意,而他的身后,更是数不尽的家仆侍卫围着的一台鲜红喜轿,显然是 新郎官的接亲队伍。 「这是左相之孙吴越,今日正是他迎娶右相府的宝贝孙女慕容尔雅的大喜日 子。」素月掀开茶盖,见着琴桦好奇,轻轻品了一口后说道。 「姐姐当真无所不知,连这京城之中的婚嫁之事也都了如指掌。」琴桦捂嘴 偷笑,好不容易逮住个借口取笑素月一番。 「哪里,只不过商公子与左相府有些生意上的牵连,故而今日受邀前去贺喜 了。」 琴桦却也知道素月性子最是平淡,哪里会挂心这等八卦之事,故而不再逗乐, 只是好容易从伤感氛围里走出几分,故而朝着那迎亲人群之中多看了几眼,忽然, 一道熟悉的庞硕人影窜入她的眼帘,琴桦凝神望去,却又不见这人影踪迹,心中 难免疑惑:「难道是我看错了?」 「怎么了?」素月见她神色有异,出声问道。 「姐姐,你刚刚说商公子去喝喜酒了?」 *** *** *** 分割线 *** *** *** 左相府门前此刻已是宾客如云,上至皇亲国戚,下至文武百官,此刻不断出 入着左相府的大门,左相右相联姻,而且是素来不和的朝中两党之首,这是何等 的大事,据说是左相见国运不济,意欲隐退放权,故而才有了今日的联姻。琴桦换了一身男装华服,手中不多时转出了一把锦扇儿,缓缓步入左相府大 门。 「不知这位公子可有名帖?」 琴桦微微一笑,自怀中取出一本红色喜帖,那管事之人稍稍翻开,见着上面 写着「冀北商承之」几个字,立马笑道:「原来是商公子,快里面请。」 琴桦淡淡点头,沿着这管事人所指的方向朝里行去。虽是只在街头匆匆一撇, 可她隐隐觉得那人便在这迎亲队伍之中,似乎与这场婚事有所关联,故而她先一 步找到了商承之,以他的名义乔装赴宴。可这场联姻却是太过轰动,这左相府来 往宾客实在太多,琴桦观察半晌,均是未能发现可疑之人。 「新郎新娘到!」忽听得门外一声呼唤,琴桦扭头望去,却见着那满面荣光 的吴越傲然走来,他的身后,一位小婢搀扶着浑身红衣喜袍的新娘子缓步走来, 慕容尔雅生得身姿窈窕,此刻穿着这身紧致喜袍,更是把那若柳细腰勾勒得更为 明显,虽是盖上了大红盖头,可依旧让人艳羡不已。 「吴越兄好福气」、「尚书大人生得好女」之类的贺词此起彼伏。吴越更显 得意。这一对新人缓步来到正厅之中,只见高堂之上,正坐着当朝最为显赫的二 位宰相,吴嵩与慕容章,而他们的身侧,便是这对儿新人的父亲,亦是朝之重器 的吏部尚书吴廉与礼部尚书兼太傅的慕容巡。这四人高坐于堂前,均是慈眉善目 作老来畅怀之状。可慕容巡的心里却是别有一番凄苦,三日前接到前方战报,雁 门关已失,鬼方铁骑长驱直入,大明再陷三年前的亡国处境,而此刻的朝堂上, 皇帝萧烨不知为何竟是越发的疏懒朝政,似是根本不把此事放在心上一般,让人 好不扼腕,如今朝中一应事务皆由左相吴嵩与父亲商议处置,好在女儿终是听了 劝教,此次联姻之后,朝中左右两派当能和睦相处,共赴此次鬼方之祸。 「一拜天地!」司仪捏着嗓子大呼一声,立时将众人思绪唤醒,慕容尔雅在 丫鬟的搀扶之下朝着门外缓缓下跪,低头颔首,深深一揖。 「二拜高堂!」这对儿红袍新人均是转过身来,朝着高堂之上的四位再度拜 叩。 「夫妻对拜!」二人再度转身,这一次倒是不用跪地而拜,只需躬身而已, 慕容尔雅微微躬身,可她的盖头并不太长,透过盖帘边缘,竟是瞥到一丝厅客人 群中的场景,一道华服公子的人影竟是在她眼角一闪而过,立时令她呆立当场。 「小姐?」丫鬟在旁出声提醒道,却是依旧唤不回思绪杂乱的慕容尔雅,慕 容尔雅猛地抬手,竟是要将盖头掀下来,可手才刚刚握住盖头顶端,却是被早早 观察着她的吴越一手按住,吴越依旧满面微笑,凑得近了几分:「娘子,此刻高 朋满座,你我父辈祖辈皆在,还望娘子慎行。」 吴越这一句提醒果然有效,慕容尔雅握紧的手立刻松了下来,在丫鬟的搀扶 下无力的折起腰肢,与吴越款款一拜。 「礼成!送入洞房!」随着在场高朋的欢呼,丫鬟扶着新娘子朝着后院走去, 只是这慕容尔雅走走停停,似是极力的想从盖帘缝隙之间多看几眼。」方才那一 刹那间,她似乎又看到了这三年来一直让她魂牵梦绕的秦公子,那个紫衣翩翩神 剑傍身的秦公子,她不确定究竟是不是,但理智告诉她,即便真的秦公子在此, 她都无法再改变今日之事实了,父亲那日说过:「大明之国运,已不再是一人一 家所能挽回,而是需要举国同心才能抗衡鬼方蛮夷之祸。」如今她的婚事,便是 二相结盟之纽带,若是今日婚事不成,她有何面目面对自己的父亲? 慕容尔雅所见的人影当然不是琴枫,琴枫琴桦本就是一胞所出,样貌相差无 几,若不是琴枫一直以为喜好扮作「秦公子」,怕是常人都难以辨别,可今日琴 桦亦是一身男装打扮,这才让尔雅姑娘一时走眼。琴桦找了个末席入座,她所代 表的商公子本就是一介商贾,向来在官场上没有什么地位,这末座之席倒是方便 了琴桦暗中观察,可这酒宴之上宾客如云,汇集了左右两党的各方势力,自然鱼 龙混杂,琴桦稍稍扫过,依然未有所获,不由将目光看向那被围在人群之中的新 郎官吴越。这吴越正与宾客畅饮不止,脸上已然浮起几丝醉意,活脱脱一幅志得 意满的样子。忽然,吴越身旁丫鬟一时不慎,端着倒酒的酒壶居然溢满而洒出许 多,惹得吴越身旁客人被淋湿许多,立刻抬眼望去,那丫鬟这才醒悟,可这慌乱 之下却是更为紧张,右手一软,那手中的酒壶却是自手中脱落。 吴越已然有了几分醉意,见得此景,当即脑中一热,右手竟是突然伸出,便 在酒壶落地之前轻轻提起,免了这酒壶粉碎当场的厄运,可这一番举动立时引得 旁人惊奇:「想不到吴公子竟还有如此身手,当真了得啊。」吴越立时朝那丫鬟 狠狠一撇,一股杀意扑面而来,但杀意稍纵即逝,此刻正是大喜之时,自己已然 露出些许纰漏,还是少饮些酒为好,当即朝着周边宾客拱手示意,婉拒了一些想 要闹洞房的狐朋狗友,朝着四周扫了一眼,确认没有人跟着,便匆匆向着后院行 去。可他的扫视如何能发觉得了角落里的琴桦,琴桦轻声一笑:「想不到这左相 之孙倒是个角色。」 慕容尔雅正端坐在布置得温馨舒适的红床之上,红窗紧闭,红烛摇曳,慕容 尔雅安静的坐着,脑子里却是想着很多很多。 女人思绪最多的时候便是这新婚之夜,盖着不能摘下的红盖头,穿着这一辈 子最美的红衣裳,静静的等待着郎君的到来,而这份等待一般又要很长一段时间, 足足从中午时分等到晚宴过后,故而这段时间往往成了女人一生中最多回忆遐想 之时。慕容尔雅自幼便生得端庄娴静,颇受家人喜欢,幼时也跟着先生启蒙,不 出十岁便得了个小才女的称号,「诗香若惊鸿,尔雅胜国风」,这一句便是尔雅 十四岁那年随父亲参加国子监的诗会,斗诗赢了国子监的学子之后,国子监祭酒 吕大人所评。而随着年龄增长,尔雅便越发不像个闺中小姐了,不知何时起,尔 雅向往起了「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」的世界,渴望走出深闺,看一 看那世俗江湖,直到她遇见了秦风,那个紫衣翩翩一剑西来的「秦公子」,那个 救她于危难之间,带着她走马看花的秦公子,忽然间,她不再向往江湖,那一次 自江南回来,她便开始向往平淡。她依稀回忆起那日带着秦公子去的小酒馆,她 精心准备了一个多月才学会的几道菜肴,那一日,她几乎都想着说出「愿为君日 日烹厨,夜夜诵书」这样的话,可终究是碍于女儿家脸面,未能出口,可那一日 之后,她再也没见过秦公子了。 「咯吱」一声,红门轻轻推开,正回忆着也秦公子相处之时情景的慕容尔雅 却是吓了一跳,惊呼一声:「秦公子?」 来者自然不是秦风,吴越嘿嘿一笑,心中早已想好如何处置于她,故意温柔 问道:「娘子所念何物?」 「啊?」尔雅听得是吴越的声音,心中万千情丝骤然拉回,想到此时此刻她 已是此人的妻子,再也无法与那秦公子作何幻想,不由心中一黯,亦不知如何回 他。 吴越也不追问,走得近前来,听着慕容尔雅越发急促的呼吸之声,不由越发 得意,伸手取来那放在床脚的玉如意,轻轻将那大红盖头向上一掀,红帘之下, 慕容尔雅那温婉可人的娇美玉容便浮现眼前,慕容尔雅骤然见得吴越如此靠近, 那双眼睛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流连,不由羞得低下头去,不敢与之对视,而 吴越哪肯就此放过她,当即轻轻勾手,将慕容尔雅的下颚轻轻勾起,柔声道: 「娘子!」 按照规矩,慕容尔雅此时应当唤他一声「相公」以作回应,可慕容尔雅不知 为何,那一声「相公」始终卡在喉中叫不出口,只得轻轻扭头,尽量不去看他。 吴越也不着急,收回手来,慢慢解着自己穿了一天略显臃肿的新郎红袍,那 慕容尔雅见他未有动静,好奇之下却是稍稍转过头来,却见着吴越正脱下那上身物,露出一身瘦削的白肉,不由得咋舌大呼:「你,你干什么?」 吴越脱衣之时自然眼睛不会从佳人身上移开,见得尔雅回头,当即伸出手去, 正搭在慕容尔雅的肩头,柔声道:「娘子,今夜之后,我们便是夫妻了。」 「我、我…我还未准备好。」慕容尔雅虽知这吴越所言不虚,可此时此刻她 依旧难以接受这一现实,只得用「没准备好」搪塞过去。 「放心吧,娘子,我会好好待你的。」吴越声音越发温柔,手上亦是缓缓用 力,慕容尔雅只觉肩头一阵压力,自己终是熬不过他,被吴越一把抱住。此一次 被男子这般抱住,尔雅心跳得越发厉害,吴越倒是真个温柔,不断用大手抚慰着 她的后背,让她稍稍平复心情,如此这般,慕容尔雅终是平复许多,难免适应了 这般拥抱,缓缓将头靠在了吴越的肩头,这般小动作立时让吴越咧嘴一笑,本已 安稳的手突然从背后缓缓向里靠近,直到环绕在那纤细的红裙柳腰之地,慕容尔 雅才反应过来,懵懂的她立时抬起身子,不解的看着吴越,而吴越却是稍稍停下 手中动作,却又一手抬起,轻轻抚上尔雅那光洁稚嫩的脸颊,含情脉脉的将头缓 缓靠近。尔雅莫名而生出丝丝恐惧,不由自主的向后倾倒,这一退一进之间却是 正退到了床檐附近,慕容尔雅退无可退,只得任由吴越靠近,吴越却是并不粗鲁, 只是将额头稍稍触碰在尔雅的额头之上,双额相触,吴越轻轻的将额头在慕容尔 雅的脑门儿上一点,这般温柔而又亲密的举动立时引得尔雅双颊彤红,不知所措。 趁着佳人气息越发紊乱,面色越发红润,吴越趁热打铁,终是俯下头来,一 口便封住了慕容尔雅的香津小嘴,「呜呜!慕容尔雅还未反应过来,脑中立时懵 成一团乱麻,双手急切的用力,想把这越发过分的吴越给推开,可吴越的身子好 似铜墙铁壁一般叫她毫无办法,而嘴上,吴越仍旧毫不停息,不断用宽大的唇舌 将慕容尔雅的小嘴完全包住,更有甚者,慕容尔雅只觉牙关之前,一根柔软湿滑 的舌头竟是抵在门口,不断的朝着自己的牙关抵弄,慕容尔雅哪里经受过这般旖 旎场面,当下禁不止吴越的手段,牙关微松,那熟稔的舌头便是长驱直入,如那 蛟龙入海一般滑入自己的口中。 蛟龙入海自是难免一番惊涛骇浪,吴越的舌头贯入之后,立马在那渴望多时 的小嘴之中尽情畅游,只一会儿功夫便叫他寻出慕容尔雅的香舌所在,吴越自是 花中老手,当即舌头翻转,立时便在那佳人芳唇之中对着尔雅的香舌舔舐起来, 「嗯」,双舌才刚刚触碰,慕容尔雅便犹如触电一般闷哼一声,吴越心中一笑: 「任你千般不愿,落入我的手中,迟早也要变作母狗一只。」正自深吻之间,吴 越轻抬右手,再度抚上慕容尔雅的背心之处,忽然,吴越的右手之间竟是散发出 些许黑气,甚为骇人,可这般景象却是背对着慕容尔雅,尔雅此时还沉醉在吴越 的爱吻之中,哪里知道吴越已然施展出他这几年苦练的调情手段,新婚之夜,他 可不想一直当个教书先生,若是能让这平日里温文尔雅的闺阁小姐主动宽衣解带, 倒不失为一件乐事。 「呜呜…」被吻得茫然无措的慕容尔雅突然挣扎起来,吴越也不用强,任凭 着佳人挣开胸怀,慕容尔雅此刻满目通红,仿佛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儿一般,眨 着风情万种的柔媚眼神:「我,我…」 「诶?今夜你得唤我『相公!』」吴越轻笑一声,故意逗她。 「相、相公!」慕容尔雅终是忍耐不住,低声唤了一声,旋即便接着说道: 「相公,我,我好热。」 「热便学我一样,把衣服给脱了罢。」吴越继续蛊惑道。 「啊?」慕容尔雅新婚之前自有一些婆子教导,这闺中之事虽是不甚明了, 但也略知一二,可如今真到了要宽衣解带之时,难免还有些犹豫,可不知为何, 身上传来的那股燥热之感越发难忍,浑身上下不住的扭动,额头之上早已泛起汗 渍,「反正已是嫁他为妻,今夜便从了他罢。」本是犹豫的慕容尔雅心中不知为 何生出这一念头,可这念头才刚刚生起,便一发不可收拾,再多的理智都无法挽回,慕容尔雅双手微微支起,朝着头顶伸去。 吴越见她动手,立刻坐得端庄起来,他要好好瞧一瞧这闺阁佳人的宽衣之态, 但见这慕容尔雅动作轻柔,小心翼翼的取下头上的凤冠凤钗,一头浓密乌黑的秀 发旋即盘撒而出,越发显得娴静动人,紧接着便是伸手解下腰间衣袋,宽大的喜 袍立时松散开来,露出喜袍之中的亵衣残影,宽大的喜袍随风摇曳,不断有白晃 晃的嫩肉显露于外,羞得慕容尔雅再度缩手,看着吴越赤裸裸的目光,大羞道: 「你,你转过身去。」 吴越哪里肯应,当即不退反进,大笑一声:「娘子,我来帮你。」话音未落, 双手已是攀上尔雅的小脚之地,尔雅稍稍发抖,便被吴越的强硬给制住了,只得 任由他施为,吴越小心翼翼的为她脱下香靴,露出那双白嫩可爱的金莲小脚,用 手轻轻在那玉足香趾之间稍稍抚弄,立时引得尔雅一个激灵,忍不住要将腿缩回 去,可吴越却是不依不饶,手中越发用力,不自觉间,又是一阵黑气运出,从脚 心之地注入尔雅的体内。 「啊。」这一番功法越发令尔雅敏感异常,那平日里隐蔽的小脚此刻被他握 在手心不住的把玩,叫她好不羞燥,可玉足之上随着吴越挑逗所传来的种种触感, 又叫她难以抵御,嘴中不由得轻唤出声,竟是比刚刚的闷哼之声更大了一分。 「想不到堂堂的左相之孙,竟是个魅术高手。」正当他二人沉醉其间,吴越 自信再过不久便能让这美艳娘子主动宽衣解带,软语求肏之时,一声冷笑传来, 立时叫他清醒几分,浑身醉意散去,一股杀意直冲云顶,转身喝道:「谁?」 琴桦本是尾随吴越而来,但见这吴越一心沉醉于闺中之事,倒让琴桦颇为尴 尬,本欲就此离去,可突然见得吴越掌中黑气,明显是魅术一道,她也曾修习过 魅术,大成之后却是无机施展,但此刻见得吴越的手段,心中渐渐有了主意,当 下一声娇斥,打断了这小公子的风月好事。 吴越此刻怒火正盛,哪里管得对方是谁,也不顾床上正躺着的娇妻,转过身 来,自桌上取出一柄佩剑,朝着屋檐之上凝神以望,却见琴桦自檐上破瓦而下, 轻松落入房中。 吴越见她如此打扮,心中一凛,不由颤声道:「你还未死?」原来琴桦这身 男装却与当年的秦风无异,吴越与那秦风有过几次交手,故而也认错了人。靠倒 在床上的慕容尔雅此刻正不断娇喘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,抬眼迷离之间,却见 房中不多时已多了一位华服白衣公子,定睛一看,不由「啊」的一声唤出声来: 「秦、秦公子!」 琴桦面色沉静,但心中已在不断设想着此刻场景,这二人显然都曾见过姐姐, 这吴越口中还说出『你还未死』这等言语,想是定和姐姐失踪有着莫大关联。联 想到白日里见到的那道人影,琴桦眼神一冷,素手轻抬,三道黑色飞箭便自袖袍 之中射出,吴越哪敢硬接,当即不断向后退走,抬手一剑,只击落那当中之箭, 人影朝上一跃,又堪堪躲过下方的一箭,然而再无力气去躲这第三箭,只得稍稍 侧身,那飞箭自小腹边角射入,虽不致命,但也力道颇足,直将刚刚跃起的吴越 射落下来,而这吴越射落跌倒之时,顺手一掷,悄悄将一道黑团掷出窗外。琴桦 心中冷笑,看来这相府公子却不是省油的灯,也不揭破,任由着他捂住流血不止 的伤口,不断喘息。 吴越面色狰狞,但稍稍思索便又换了一副表情,只见他转过身来,竟是回头 朝着慕容尔雅说道:「娘子,你这位秦大哥似乎对我有所误会。」 琴桦心知他在拖延时间,她何尝不是想看一看这吴越的背后之人,故而任他 拖延,只是一脸冷笑的望着这眼前男女。 「秦,秦公子?你们?」慕容尔雅穿上了刚刚脱下的绣鞋,稍稍起身,听得 吴越这般呼唤,一时也不知所措起来,赶紧上前问道:「秦公子,这三年…」话 才出口她已意识到不对,此刻她已为人妇,哪里有不关心丈夫却先关心对手的道 理,旋即又退回身来,看着吴越捂住的伤口,心中暗自猜想:「莫不是秦公子知 我嫁予他,心中不忿,哎,若真是这般,我又该如何自处呢?」 琴桦也不答话,只是暗自猜想着这女子与姐姐的关系,看这女子发髻散落, 满面通红,显然是受了极深的魅术影响,可这么快的速度便能恢复心智,想必也 是心智淳朴之辈,想必是姐姐的男儿打扮太过英武,倒是叫这官家小姐情难自已, 心中偷笑着姐姐的风流韵事,但面上却是不为所动,冷声道:「你可知他不是什 么好人?」 「他?」慕容尔雅朝着吴越看了一眼,不知为何,她的心中对于秦公子有着 一丝莫名的信赖,秦公子若是说他不是好人,那…虽是心中有些犹豫,慕容尔雅 依旧难免向着吴越所在退了几步。 「你在想什么。我可是你的相公!」吴越心中恼恨这魅术竟是如此不中用, 这贱人竟是要离他而去,当下大吼道。 「我,我…」慕容尔雅站在二人中间,更是忐忑不安,难以抉择。 「吴少爷的武学功夫没长进,想不到这风流本事也落了个干净,竟是连新婚 夫人都看不住。」一道阴侧声音响起,琴桦心中一顿,果然是他,当即将神识扩 展,但见两道人影飞入房中,一道迅如闪电,形如狼人,一道身形臃肿,貌丑如 猪,果然是她曾在庆都所见的摩尼教护法「贪狼」与「苍生妒」。 这二人修为不弱,但自己应付起来还算戳戳有余,但这二人似是根本不怕她 一般,放心大胆飞入这婚房之中,倒叫心思缜密的琴桦有些警惕,神识所及,竟 是发现还有一道真气隐于不远处,估其修为竟是不在自己之下。 「琴桦小姐,我们又见面了。」贪狼不喜说话,苍生妒倒是大摇大摆朝她微 微一拱,边说着边露出小腹之下的一道伤痕,冷笑道:「庆都一别,苍生妒铭记 于心,今日,要再领教小姐高招了。」 「她不是秦风?」吴越听得苍生妒此言,立刻问道。 「吴少爷,此人却不是『紫衣剑』,但也不比『紫衣剑』差,她是那贼婆娘 的孪生妹妹,烟波楼中排行最小的琴桦,三年前于大漠之中暗杀匈奴之主拓跋宏 图,三年后又于庆都王庭暗杀鬼方雄主完颜铁骨,就是我,也免不了挨她一刀。」 「琴桦小姐」、「贼婆娘」、「孪生妹妹」,慕容尔雅本就是聪颖之人,仅 凭着他二人的短短几句,便似乎听出个大概,「这眼前之人不是秦公子,他是秦 公子的妹妹?而秦公子,似乎也是个女人?」一念至此,慕容尔雅只觉天旋地转, 直将目光愣愣的看向她刚刚还认定的「秦公子」,她此刻只愿这「秦公子」能出 声否认,打破她的无端猜想。 然而琴桦虽是心中早知姐姐尚存于世,但却是故意冷声道:「我姐姐是怎么 死的?」 「怎么死的?」苍生妒听她此言,心中暗想着看来那贼婆娘当真死了,不然 也不会三年来全无动静,连她的孪生妹妹都没有她的消息,当下放心笑道:「怎 么死的?当然是被我按在地上,用苍爷我的大屌给肏死的,你可别说,你那姐姐 看似像个男儿,可脱了衣服,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儿胚子,那腰那屁股,真个叫苍 爷我销魂呐。」 琴桦听他粗言鄙语,也不知他几句真假,但心中着实恼恨他如此侮辱姐姐, 当即斥道:「休得胡言?」 「胡言?我可未曾胡言,当日就在那城北的城隍庙中,苍爷我可是活生生将 她肏得死去活来,至今想起她那要吃人的眼神,我都还记忆犹新,待会儿擒下了 你,我可得好好回顾一下此番滋味。」 琴桦眼前一亮,听得「城隍庙」字眼,心中已然有了方向,立时不再受他言 语相讥,双手伸入怀中,各自取出五道飞刀,只一瞬间,飞刀出手,十刀共鸣, 直朝那苍生妒与贪狼所在方向射去。 「来得好!」苍生妒与贪狼似是早有准备,待琴桦素手入怀的那一瞬间已然 启动,各自左右散开,以最快的速度寻找到奔逃方向,房梁、茶座、顶柱,但凡 坚厚之物皆成了他二人躲避依托,终是躲过了这追魂的十刀,琴桦的暗器向来都 不苛求刀刀致命,一刀不中,还有十刀,十刀不中呢?那她还有百刀。琴桦观他 二人奔跑之时已料到他二人已有准备,当即不再犹豫,衣襟一掀,第二轮暗器正 欲出手。而就在此刻, 琴桦早先布好的神识突然警醒,那股隐藏在暗处的气息 突然发动,一股凛冽的杀意由外而内径直袭来。 以这护法二人言语拖住自己的神识,又以他二人的身法激出自己的第一轮暗 器,趁自己第二轮暗器未发之时,便是杀机。琴桦心思缜密,顷刻之间已是盘算 出这三人打算,当即撤回暗器劲道,朝着那股来势汹汹的杀气轻笑一声:「以多 欺少,好是威风,只不过,琴桦失陪了。」话音未落,琴桦素手一抬,右手猛地 朝地面一掷,「轰」的一声爆响,青烟四起,房中众人立时惊醒,纷纷朝那青烟 堆里钻去,然而青烟缭绕,再也不见琴桦踪影。 「教主,这?」望着缓缓步入房中的中年男子,苍生妒有些不安。 夜十方闭目凝神,冷声道:「怨不得你,她早已留好了退路,她的修为不在 我之下,要抓她确是不易。」夜十方朝着房中看了一眼,只见青烟消散,刚刚琴 桦所处之地,留下一道浅坑:「这便是地遁之术。」 「果然,昔日在庆都就见她用过,若不是八荒长老机警,险些让她误了大事。」 几人围住这浅坑,心中暗道这地遁之术的神奇,看似是朝着地下遁入而逃, 可实则却又并未潜入地下,犹如神仙法术一般变幻莫测,实在高深。而便在众人 沉默之时,躲在墙角的慕容尔雅突然一个不慎,竟是将身旁茶几上的一个茶杯碰 落,而她却没有吴越那般好的身手能够轻易接住,只得任由茶杯「嘣」的一声摔 倒在地,摔个粉碎。 随着茶杯落地之声,众人难免不朝她望来。吴越面色阴冷,本是打算装作翩 翩君子,慢慢调教与她,却不料被那琴桦打扰,而这贱人错将琴桦当成那女扮男 装的秦风,更是当着自己的面展露出与那秦风的情意,叫他怎生不怒,而且此时 让他见得摩尼教的这一干人,也算是撕破了脸,再无假扮翩翩公子的可能了。吴 越刚想出声恫吓于她,却听得苍生妒率先一步出声调笑:「吴少爷,你这新婚媳 妇儿似是不太听话,要不要交给苍爷我替你调教一番啊?」 「你,您们…」尔雅见他们说道自己,当即语声颤抖,不住的向着床头靠去。 「苍护法,此女乃右相孙女,明日按理还要回门探望,只怕不宜…」吴越沉 吟道,他可不想这到手的红丸便宜了别人,更何况此女还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结发 妻子。 「难道眼下她就会心甘情愿从了你吗?」苍生妒厉声道,旋即又露出一抹淫 笑:「而苍爷我有一法门,可叫她忘却今夜之事,过了今夜,明日便做回她的新 媳妇儿,吴少爷觉得如何啊?」 「这?」吴越听得有此法门,倒是有些意动,但心中依旧有些不甘,只得转 头请示夜十方:「师傅?您看?」 夜十方微微点头:「你既是我教中人,自然要与大家同甘共苦,此等心向外 人的女人也自该受到她应有的惩罚,贪狼,你也去罢。」 「是!」贪狼应了一声,却是朝着吴越露出讥讽一笑,便大步流星一般朝着 慕容尔雅方向走去。 这慕容尔雅不通武艺,于双修功法并无裨益,是以夜十方也不过多流连,且 任凭着他几人玩弄就好,见他三人已是围拢过去,夜十方微微一笑,便朝着屋外 缓缓离去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风雨惊变 下一篇:暗夜下的吸血鬼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